(记者 吕宇凰 牛颖惠)员工持股问题,是中华保险难以解决又必须要面对的历史遗留问题。

2005年,只有2亿元注册资本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财险”),业绩做到百亿元级别,偿付能力却陷入困境。为解决偿付能力,中华财险强推员工持股计划,强制一定级别以上员工注资入股,7739持股员工募集资5.309亿元,分笔注入中华联合控股公司及中华财险,在两公司持股分别一度达18%、17%,以解燃眉之急。

值得注意的是,持股员工代表展示给记者看的一份动员出资文字材料显示,关于出资回报一项写明了“员工出资的预计年回报率不低于6%”,加之当初未涉及员工股退出机制,成为当下诸多问题的根源。

随后中华保险经历巨亏、被监管接管、大股东更替等变故,一去十数年。目前,中华财险作为最后一家完成股改的国有独资保险公司,已经由一家单一的财险公司演变为一家控股公司,形成一产一寿的格局。

中华财险注册资本也由之前的2亿元增至146.4亿元,保费规模增至近400亿元,员工持股比例也被稀释至1.77%。随着公司发展重新走上正轨,中华保险计划上市,在新的形势下,曾经的员工持股问题成了中华保险上市的障碍。

根据公司法规定,股份有限公司发起人的人数是2-200人,对于未上市的公司,股东人数等于发起人人数。因此中华保险和中华财险的股东人数超过了公司法的规定,若要IPO,则要降低股东人数。为此,近年中华保险与员工之间不断沟通,但始终未形成最终解决方案。

一位持股员工代表告诉财联社记者,中华保险相关负责人在今年7月答应于年底前解决付息问题,但2018年即将结束,他们没得到任何信息反馈。

12月24日,中华联合(原“中华财险”的简称)的持股员工代表由全国各地聚集到中华财险总部,要求公司年底前解决年回报6%的问题。12月26日一早,财联社记者赶赴维权现场,现场一位持股代表告诉记者:“第一天还好吃好喝招待,第二天我们再去中华财险总部大厅就撤掉了沙发,停了暖气,说不接待上访群众,也不继续招待我们。”

记者陪伴持股员工代表经历了维权的一天,以下是现场记者发回的图片信息。

上图为爆料人发给财联社记者的微信截图

下图为财联社记者现场拍摄维权照片。

2018年12月26日早晨,中华财险持股员工代表们聚集在国际财源中心B座39楼中华财险总部讨要说法。

中华财险的办公室工作人员请持股员工代表们在会议室等待,记者陪伴员工经历了漫长的等待。

早晨9点半,持股员工代表们聚集在中华财险总部会议室,该会议室并未开放暖气。

由于中华联合财险的领导迟迟不肯出面,持股员工代表们来到中华联合财险的大股东东方资产股份有限公司,此刻他们正在一楼的会议室等待东方资产的代表出面谈判。

另一边,在东方资产门口,东方资产和中华财险代表正在商量如何应对。

等待过程中,一名来自四川的持股员工向财联社记者讲述了自己的经历和遭遇,她说这是自己第五次来北京维权,此前几次的承诺至今没有兑现。

一位来自成都的持股员工代表拿出自己当年的收款收据。

许久,东方资产党办主任现身,代表东方资产进行协调和谈判,持股员工派出五名代表,其他人则推至后排旁听。此时持股员工代表们大约已经等待了1个小时。照片中戴帽者是中华财险的代表(新疆华联投资办公室主任)。持股员工代表表达完诉求后,中华财险代表正在向东方资产党办主任汇报事件缘由和进展。

红衣持股员工此前刚做完开颅手术,为了维权从辽宁赶到北京,讲到自己为公司勤勤恳恳付出却遭到不公待遇时,她情绪失控地哭了出来。

这是持股员工们入股的出资证明,中华财险当时为了集资成立了这家名为新疆华联投资有限公司的空壳公司,这家公司的注册资金由中华联合财险的老员工筹资而来。

2018年7月17日,持股员工代表们来京维权,中华保险就此曾给小股东们开了一次专题会议,这是双方参会人员的名单。

(对于中华联合员工持股解决方案的新进展,财联社将持续关注。)

首页社会